末代太監!為了進宮「選擇自己凈身」 夜晚伺候嬪妃時「鞋裡放一個蒼耳」晚年哀歎:都是苦命人


太監,是封建王朝的產物,也是皇權的附屬品。

我們往往會在各種古裝宮廷劇里,看到他們掐著嗓子尖聲尖氣地喊著「娘娘」的身影,不論白天黑夜都奔忙在各個宮殿中。

但是,有沒有人想過,深宮中主僕分明,這些卑微的太監們又是如何讓自己在繁重的勞動中始終保持精力旺盛神志清醒,而不至於觸怒貴人,身首異處的呢?

最後一個在世的太監孫耀庭給出了他的答案:一顆小小的蒼耳。

這不禁讓人心生疑惑,難不成蒼耳有什麼奇特的藥效?

孫耀庭

Advertisements


關於這個問題,我們還要從封建王朝的太監製度說起。

(一)悲催的太監

如果要在清宮裡舉辦一場比慘大會的話,太監們絕對能排的上號,甚至可能一舉奪魁。

宮女們到了年紀可以被「放出去」嫁人生子,過上正常的人生;侍衛們更往往是官宦人家的子弟,備受皇帝信任。

清朝太監

Advertisements


但太監們卻不一樣,他們身體殘缺,不可能得到常人的幸福,甚至連皇帝對他們都少有信任,順治皇帝命令太監除了替皇帝辦事以外,一步也不許踏出宮門。

康熙帝也說他們「性情與常人異,只是備宮中使令耳」,明明白白地把他們看做滿足宮廷需要的工具。

甚至對大學士直言道:「太監不可弄權,事發即殺之。」

而作為宮廷里的人形工具,他們所承擔的勞動也是十分繁重的。

他們要根據皇帝的命令和需求,承辦宮裡所有的包括禮儀、祭祀、傳遞文書、管理錢糧、為宮內妃嬪養狗遛鳥、燒飯煮茶、打掃衛生等等各種事務,甚至連開關門都包括在內。

當然,宮內貴人們的日常生活也離不開太監。

清朝太監

Advertisements


除了繁重的工作以外,太監還受著十分嚴苛的規則制約,不許太監們賭博、偷盜、逃跑、丟失物品等等。

除了這些正常的規章制度外,太監們還不允許釣宮中魚蝦、不允許談論宮中的事情、不允許有絲毫的失禮。

甚至如果太監們無法忍受痛苦自盡,都無法結束人生的苦難。

如果他們僥倖自盡失敗,存活下來,就要被發配去伊犁地區當奴隸,而即使是死了,也要被曝屍荒野,被鳥獸啃食,死也不得安寧。

那麼,如果某個倒霉的太監不慎觸犯了禁令,他會怎麼樣呢?

最輕的是仗責,仗打分兩種,一種是由敬事房或者各處行刑,另一種則是直接由本處仗打。

往往,犯了錯或者惹貴人們不悅的太監們會被仗責四十、乃至六十以及更多,即使僥倖沒有被打死,也要帶著棒瘡活一輩子。

清朝太監(劇照)

Advertisements


在珍妃一案中,慈禧就曾經一次活活打死四十多個太監,慘叫聲不絕於耳,其場面慘烈異常。

而犯下更嚴重錯誤的太監們可能會被發配到苦寒之地,如伊犁、黑龍江、盛京等地給兵丁當奴隸。

要知道,當時的黑龍江等地可是沒有集中供暖的,冬天動輒零下十幾度甚至幾十度,比冰箱還要冷得多。

對於這些犯了錯得不到照顧得太監們來說,幾乎等同於另一種死刑。

慈禧和太監們

Advertisements


但是,他們甚至還是比較幸運的,至少還有活著的機會,沒有被直接處死,連掙扎的機會都沒有。

但即使面對如此嚴苛的規定,想要當上太監的人卻還是絡繹不絕,因為相對於民間的貧窮與飢餓,皇宮簡直就是夢想鄉。

許多家境貧困的人爭先恐後跑去報名,而一些實在沒錢沒辦法打通關節的人,為了進宮當上太監,選擇了自己凈身。

孫耀庭

Advertisements


孫耀庭就是其中之一。

(二)荒誕悲喜劇

孫耀庭這個名字,往往和荒誕聯繫在一起。

他一生的命運都和已經覆滅的清王朝捆綁在一起,甚至連「耀庭」這個名字,都來源於覆滅的王庭。

1902年,孫耀庭誕生在天津靜海縣西雙塘村,他的父母懷著真切的期待,給他取名叫「留金」,希望他能留住人生的富貴。

但是對於一個家徒不完整四壁的農民家庭來說,最接近黃金的,也就只有人中黃了。

左起第一位是孫耀庭

Advertisements


不過,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他和宮裡的大太監總管小德張同鄉。

對於常年吃不飽肚子的孫家來說,小德張簡直就是行走人間的財神爺,他隨手漏出來的,都夠孫家吃半輩子。

除了令這個農民家庭無法想象的富有以外,小德張的權勢也是他們所渴望的。

當地財主仗勢欺人,孫家父親和他吵了一架,卻不料被送進了縣衙,出來以後又被趕出了村子。

此時的孫家甚至連不完整的四壁都沒有了,他們到處流浪,乞討度日。

孫耀庭


思前想後,孫留金覺得,想要吃飽肚子,最好還是能進宮,哪怕伺候不了皇帝,伺候個娘娘妃子,至少也能得著點剩飯吧,和命比起來,這個子孫根又能算得了什麼。

於是,他就自己凈了身。

等他從痛苦和昏迷中醒過神來,才聽到驚天的消息,清帝退位了,現在已經是民國時期,沒皇帝了!

右起第一位是孫耀庭


凈身沒奪了他的性命,這個震撼的消息險些把他嚇死。

好在他觀察了一會發現,雖然皇帝退位了,可民國政府簽訂了優待條約,溥儀和他的家眷們依舊生活在紫禁城裡,雖然說以後不能呼風喚雨,可依舊是養尊處優。

也就是說,他這個新誕生的太監居然還能派的上用場。

溥儀


不過,孫耀庭並沒能直接進入皇宮,他先是伺候了幾年溥儀的皇叔,後來才經人介紹進了故宮。

不過,皇宮裡的日子和他想象的並不一樣,他剛進宮地位卑下,伺候的既不是皇帝也不是娘娘,而是別的太監。

不過不管怎麼說,孫耀庭終於是離他原定的目標進了一步。

不久以後,他經人舉薦去了端康皇貴太妃宮裡的戲班子,終於被賜了一個正式的名字,還得了賞錢。

樂極生悲,孫耀庭給師傅戲班總管張老爺送飯的時候,打破了老爺的碗。

當時孫耀庭年紀還小,直接對張老爺哭道:「我把您的飯碗給砸了!」

抬著慈禧的太監


一聽這話,張老爺怒不可遏,給孫耀庭一頓痛打,打得他半個多月不能走路。

張老爺生氣倒不是因為一個碗,而是因為清宮裡最忌諱講不吉利的話,尤其是他們這群太監,更是要時刻注意。

不能衝撞了「殿神」,年年要去假山附近放供品拜「堆綉」,方方面面都要講究吉利。

清代太監(劇照)


就連倒洗臉水和打開庫房門時都要提前喊一聲才能做事,否則都要衝撞「殿神」。但吉利沒能保護他們,張老爺子不久後就死了。

後來,孫耀庭又去了婉容皇後身邊伺候,每天夜裡都要「坐更」,也就是值夜,守在屋外的走廊底下,隨時等著皇后的傳召。

溥儀皇后婉容


清朝雖然已經結束,主僕間的尊卑卻沒有一絲鬆動。

孫耀庭有一次曾和別的太監說起婉容和溥儀的事情,卻不巧被溥儀聽到,他拉著孫耀庭的耳朵進屋,厲聲喝問他們到底說皇帝什麼了?

孫耀庭不敢承認,溥儀竟直接掏出手槍頂在他頭上,把孫耀庭嚇得連連磕頭,額頭上都腫起一個大包。

幸運的是,從某方面來說,婉容確實算是一個和氣的主子,常常賞賜這些小太監們,有時是點心,有時是旁的零碎。

孫耀庭曾經偷吃過御膳房送給皇后的點心,可巧,那天晚上婉容剛好醒來要吃東西,他只好和同伴一起趕緊跑到御膳房找了四盤餅乾送上去,事後也並沒有被處罰。

清代太監(劇照)


但不幸的是,婉容也只是清王室最後的陪葬品,她或許不願意作惡,但包括孫耀庭在內的太監們仍受著死去王朝的約束。

而清王朝對太監們的規定里就有一條:「有不勤慎坐更磕睡誤更者」,重責四十仗。

孫耀庭是挨過打的,他不想再挨一次。

(三)救命的蒼耳

但是,人的意志往往抵不過生理需求,缺少某個身體零件並不能讓他變成晝伏夜出的貓頭鷹,半夜值班,該困還是要困的。

打呵欠揉眼睛又實在不雅觀,怕是隨時會衝撞小心眼的「殿神」。

於是,孫耀庭每到值夜的晚上,只能拚命讓自己保持清醒。

孫耀庭


可值了幾次夜以後,他發現和他一起值班的老太監怎麼就能一點都不困,靜靜地站上半天,眼睛還睜得大大的,簡直像是換了個物種。

這可是個保命的本事,孫耀庭問了幾次,老太監卻都不肯說。

直到他實在害怕因為不小心打瞌睡被活活打死,找了個機會灌醉老太監,脫了他的鞋才發現,這雙看起來和官員皂靴相差彷彿,穿在每一個宦官腳上的鞋裡,居然放著一顆小小的蒼耳。


蒼耳,一種種子帶刺的野草,生長在北方廣袤的土地上。

鞋子里踩一顆蒼耳,從外表上看不出異樣,也不會發出聲響,可每當值夜的太監困了,只要一踩滿是小刺的蒼耳,馬上就能清醒過來。

只要主人一聲招呼,他們馬上就能精精神神地迎上去。

和一條命比起來,鞋子里踩個蒼耳的不適已然不值一提。

此後,包括孫耀庭在內的太監宮女們紛紛效仿,他們穿著和官員相似的皂靴,可官員的鞋子里是柔軟的鞋墊,而他們的鞋子里確實一顆尖利的蒼耳。

這顆蒼耳彷彿牽繫在他們腳上的鐐銬,成了他們地位卑下的奴才身份的證明。

孫耀庭


1924年,孫耀庭出宮,他在故宮裡以奴才、工具的身份待了整整七年。

直到建國後才擺脫了太監、奴才的身份。

1993年春天,孫耀庭第二次以遊客的身份走進故宮,再一次看遍自己曾經工作的地方。對眾人講述著自己在皇宮裡工作的日日夜夜。

孫耀庭

結尾:

幼年時的孫耀庭曾經渴望過紫禁城裡的繁華與富饒,並最終在這座皇宮裡度過了自己的少年時代。

當最後一次走出紫禁城時,他站在金水橋上,凝視著已經沒有皇帝的故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