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精皇子」裝瘋賣傻30餘年!被太監當傀儡扶上帝位 登基後「一道聖旨驚呆朝臣」成千古明君

公元810年,唐元和五年六月二十二日,隨著一聲啼哭,當朝皇帝唐憲宗李純的十三個孩子,李忱出生了,孩子的母親是宮中的一個宮女。母親是宮女,自己是意外,出生在這樣的環境中,李忱的童年可想而知。

據史料記載,李忱在小時候,常常被自己的哥哥們欺負,而身份低微的他在宮中自然也是忍氣吞聲、默默承受。慢慢地,李忱開始變得寡言寡語,也不表露自己的情緒,久而久之便被宮中的人當成了「傻子」,隨意欺負。

Advertisements

面對著這些嘲諷和辱罵,李忱十幾年如一日地過著逆來順受的生活,就連他的父親來看他時,他都默不作聲,這令唐憲宗十分的失望,似乎李忱真的成了一個「傻子」。

(唐宣宗)

Advertisements

這種情況直到李忱長大后被封為光王都沒有改變,李忱已經徹底成為了宮中的一個笑話,皇帝之位更是他不敢奢求的位置,他只想裝成一個「傻子」默默地生活在宮裡。

甚至在後來,李忱的侄子都成為了皇帝,李忱都對皇帝之位沒有過任何的意圖,以一個「傻子」的身份在宮裡存在著,與世無爭,成為了宮中眾人輪番嘲笑的笑柄。

一日,李忱的侄子唐文宗李昂在宮中大宴賓客,邀請了眾多的親王和忠臣,其中便包括了李忱。宴會上,李昂和眾賓客喝得伶仃大醉,推杯換盞之際,李昂看到了自己的那個「傻子」皇叔在角落裡默默吃菜,既不喝酒,也不交談,感到很是奇怪。

李昂一時興起,看著自己的傻叔叔打趣道:「今日參加宴會的人,誰要是能將光王叔(李忱)逗笑了,朕重重有賞。」

Advertisements

在唐文宗的重賞下,眾親王借著酒勁紛紛來到李忱面前,使用出百般解數,想要逗李忱一笑。而面對著眾人的羞辱和取笑,李忱什麼反應都沒有,還是靜靜地一個人吃著自己的菜,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漸漸地,宴會的氣氛被推到了高潮,歡快的笑聲充斥在整個宮殿中。唯獨兩個人沒有被影響,其中一個是身處風暴眼中心的李忱,而另外一個則是後來成為唐武宗的李炎。

(唐武宗李炎)

Advertisements

經此宴會,李忱的痴傻再次得到了宮中眾人的認可,人人都認定了這個光王李忱是真的「傻子」,對其敬而遠之。不過,在當時唐王室中,對於一些人而言,李忱絕非是個一無是處的「傻子」,相反,還是這些人朝思夜想的「寶物」,這些人便是——宦官。

安史之亂后,曾經位於世界之巔的唐朝由盛轉衰,逐漸走向了末路。地方上,唐朝各地藩鎮割據現象愈發嚴重;中央上,封建集權衰微,皇權被分散。尤其是在李忱所在的唐代中晚期,宦官和外戚已經超出了皇權的控制,成為了可以影響唐朝皇帝更迭的存在。

其中,以馬元贄、仇士良為首的宦官集團便是其中的佼佼者。據史料記載,在唐文宗李昂駕崩后,樞密使劉洪義、宰相李鈺等人想要奉當朝的太子監國,等到太子長大后再登基。

Advertisements

而彼時權勢滔天的仇士良則心懷鬼胎地想要扶持出一個新的太子,將他作為自己的傀儡,以此進一步掌握朝政,一場權力鬥爭因此而起...

最終,在仇士良與宦官集團的支持下,原本沒有資格繼承皇位的唐武宗李炎成功上位。可見唐朝晚期時的宦官專政現象是多麼的嚴重。

不過,唐武宗李炎也不是一般人,自古以來能夠背負武宗之名的皇帝,除明武宗朱厚照之外,都絕非等閑之輩。

在李炎登基后,仇士良的權勢得到了進一步的擴大,愈發地囂張跋扈,甚至敢對李炎指手畫腳。凡是李炎喜歡、寵愛的侍衛或者是樂師等人,仇士良統統都要殺掉或是貶罰,以此來疏遠李炎的身邊人。

Advertisements

面對這種情況,李炎採取了「內實嫌之,陽示尊寵」的做法,以騙取仇士良的信任,同時又重用李德裕,以制衡仇士良。最終,經歷了三年的鬥爭,仇士良才覺得大勢已去,收斂了權勢,最終選擇告老還鄉。

而就在仇士良臨走之前,他向他的黨羽傳授掌握權勢的方法,想要讓宦官集團永遠地掌握唐王朝的命脈。因此,仇士良是走了,但唐王朝內部的宦官勢力卻依然龐大,這絕非李炎一個人可以處置的。

但是,能夠解決掉仇士良,已經可以看出了李炎的能力,他的實力也在此時凸顯了出來。

(李炎)

Advertisements

在李炎登上皇位之後,李忱的生活並沒有什麼變化,依舊在宮中過著「傻子」一樣的日子。但是,對於李炎而言,李忱這個「傻子」皇叔的存在,讓他隱隱約約地感覺到一些不安,而他的不安便是來自於那次宴會上。

李炎的心中一直有個疑問:若是李忱真的是個「傻子」,那麼宮中之人哈哈大笑之時,他應該也跟著一起笑才對。若他不是個「傻子」,面對著那般的嘲諷和辱罵,竟然能不動聲色。唯一的解釋只有——李忱是在裝傻。

(唐武宗)

想到這裡,李炎心裡越想越害怕,他對李忱的疑心也越來越重,甚至已經開始起了殺意。於是,李炎開始試著以各種意外方式搞死自己這個叔叔,如讓他意外墜馬,不小心將他從樓梯上推下去等等。

但令李炎奇怪的是,每次意外,李忱都能夠逢凶化吉。

有一次,李炎在大雪中召集包括李忱在內的眾親王前往狩獵,為了讓自己的叔叔死掉,李炎在叔叔騎的馬身上下了手腳。果然,在狩獵進行到一半時,李忱的馬突然摔倒了,連帶著李忱一起消失在了茫茫的大雪中。

看到這個情況,李炎急忙命人在茫茫大雪中尋找。但是,找了多個時辰,依舊沒見李忱的蹤跡,李炎大喜,心想這次李忱估計是死定了。

可是,就當李炎慶幸之時,李忱卻一瘸一拐地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經此一事,李炎愈發確定自己心中的猜想,畢竟一個「傻子」在那麼大的冰雪中,怎麼能夠活下來的呢,除了裝傻,別無可能。於是,他心中對李忱的殺意更加濃重的,決定不再採取製造意外的方式,而是直接找人將李忱暗殺掉。

為此,李炎將這件事交給了自己的身邊的一個親信——宦官仇公武去辦。在剛剛接到李炎的命令時,仇公武是拒絕的,因為他並不知道李忱是在裝傻,也不知道李炎為何想要弄死自己這個叔叔。並且,身為宦官集團的一員,他很清楚李忱對於自己的意義。

一旦唐武宗李炎去世,那麼李忱便是自己最好的扶持對象,是絕佳的傀儡人選。所以,在殺掉李忱這件事上,仇公武陽奉陰違,偷偷地將李忱藏了起來,並帶出了宮外,送到了遠離皇宮的一個寺廟藏了起來。

而作為這件事的主人公,李忱將事情看得和透徹。在幾十年如一日的裝傻經歷中,李忱早就明白了宮中的生存之道。侄子要殺自己,無非是害怕自己奪了他的皇位;而宦官要保自己,不過也是把自己看做了棋子。面對著這種情況,李忱別無它法,只有隱忍,等李炎和宦官的矛盾不可緩解之時,便是他的逆轉之時。

文章未完,前往下一頁繼續閱讀

下一頁

1/2

Advertisements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